勒沃库森博斯:《三體》系列雄霸暢銷書榜 科幻文學市場能靠一人獨撐嗎? - - 不伦瑞克vs勒沃库森
  當前位置:不伦瑞克vs勒沃库森企業之窗出版動態 → 企業之窗正文

《三體》系列雄霸暢銷書榜 科幻文學市場能靠一人獨撐嗎?

作者:[本站編輯]  來源:[網絡]  
分享到:
    今年1月至5月,科幻作家劉慈欣《三體》系列一直雄踞暢銷書榜,將余華、路遙、馬爾克斯、東野圭吾等暢銷書榜上的“常青樹”甩在了身后,創下了國內科幻文學史上的奇觀。單靠劉慈欣一人就撐起一個科幻市???讓科幻界對公眾、對寫作、對推廣機制產生了冷思考。
    《三體》系列居暢銷榜黃金位置
    開卷近日公布5月三大暢銷書榜,在“虛構類暢銷書榜TOP30”上,科幻作家劉慈欣《三體》《三體Ⅱ-黑暗森林》《三體Ⅲ-死神永生》位居暢銷書榜第二至第四位。
    事實上,從今年1月至5月,大劉的三部作品在暢銷書榜上一直星光閃耀。1月名列三至五位,2月占據前三位,3月位列第二至第四的位次,4月同樣雄踞前三名。
    今年4月,“第13屆作家榜”壓軸的主榜單由封面新聞、華西都市報、大星文化等發布,劉慈欣以《三體》系列的1800萬版稅收入強勢登頂。作家榜創始人吳懷堯表示:“這是作家榜創立13年來,科幻小說作家首次奪冠,具有里程碑意義。”
    截至目前,《三體》系列已經輸出了十幾個語種,在英國、美國、德國都有良好市場表現,這是華語科幻出版史上,難得一見的現象。
    面對大劉的持續大熱,科幻界的冷思考也開始漸次展開??蘋米骷頁麻狽銜?,科幻文學的市場份額50%以上由一個人來創造,這個市場本身就不正常??蘋米骷已釔交乖艘桓隹蘋妹約且溆絳碌某∶?,那是2010年底,大劉《三體Ⅲ-死神永生》出版之際,在成都春熙路西南書城的新書發布會,現場人流涌動,不得不動用警察維持秩序。“這件事過去都快10年了,還是《三體》熱,還是大劉熱,這能叫科幻熱嗎?”
    大眾對科幻應有開放性的態度
    “過去我更多關注宏大的話題,如宇宙毀滅、重生等,現在更關注小的、細的、趣味性強的話題。”科幻作家寶樹最新創作了小說《妞妞》,講述一位父親失去了女兒,為了化解悲傷,定制了一個和女兒長得一樣的機器人,但生活也從此陷入怪異之中。寶樹對這部作品能否贏得讀者心存忐忑,因為他發現,公眾與作家之間,對科幻的理解存在著一個巨大的鴻溝。
    “很多人以為科幻小說是以想象來預言未來的,但實際上科幻小說本身更多是想象的藝術,一個作品是否優秀與是否預言未來沒有太大關系。”寶樹說,由于讀者有所預期,作家創作的作品若與預期不相符合,就很難被接受。他由此呼吁,讀者、公眾對科幻應該有開放性的態度,看到各種未知的可能性。
    陳楸帆直言,中國科幻文學發展歷程尚短,大眾對科幻文學的理解還處于粗淺層面,“他們認為《三體》就是中國最好的科幻,而排斥其他。”他還認為,長期以來,科幻文學被邊緣化也制約了科幻的進一步成長,如科幻文學就一直被視為兒童文學,或者和科普綁定在一起。陳楸帆笑稱,他在跟一些領導交流科幻的時候,他們提及的往往是《小靈通漫游未來》這樣的兒童作品。文學評論家王十月則注意到,在中國,純文學期刊曾長時間拒絕刊載科幻文學,這一傲慢與偏見,遮蔽了對人類困境有深刻揭示的科幻文學作品,也在所謂“純文學”與“科幻文學”之間制造了鴻溝。
    對于大眾而言,認識科幻有什么作用?科幻給孩子帶來怎樣的啟發?科幻創作背后的秘密是什么?陳楸帆認為,對于大眾進行科幻科普是當務之急。在高校、公司和書店,陳楸帆面對各類人群開辦講座,但他依然感到勢單力薄,他十分期待中國有更多的力量能夠參與到科普科幻事業中來,“我希望讓科幻真正成為激發、啟迪年青一代想象力與創新精神的有力武器。”
    “贖回”自個兒作品要自掏腰包
    “對于年輕作者來說,他們的稿費并不高,千字大約200元,遠遠低于成名作家500元至1000元的千字稿酬。”陳楸帆透露,年輕作家要想出書則更加困難,一般需包銷2000冊才行,此外,還有更多未知的困難四處潛伏。這些無疑制約了科幻文學市場的進一步繁榮。
    “銀河獎”最佳短篇小說獲得者、科幻作家顧適特別感同身受。2012年底顧適與一家雜志簽約,這些年她在這家雜志上發表了中短篇小說十余篇,但直到今年,她的許多作品仍然難以結集出版。“當時我看重了高稿酬,但沒有細究合同細節,這是一個教訓。”顧適說,當時約定的稿酬是千字五百,然而其具體的條款卻涉及“永久”的“全版權”轉讓,這份合同更導致顧適不得不在2017年 “贖回”自己作品,“這篇小說叫《倒影》,美國科幻作家劉宇昆將其收入在中國科幻作品合集《碎星星》中。”顧適說,她花了比很多雜志稿酬要高的錢買回了《倒影》,最終才出了英文版。“如果作者不夠仔細和小心,或者是相對弱勢的年輕作者,是很難發現合同中的漏洞,修改合同條款的。”
    《科幻世界》雜志社副總編輯姚海軍認為,科幻文學商業模式還不夠成功,對年輕作者的吸引力不夠強。他觀察到,有些出版機構對年輕作家缺乏長遠規劃,有的年輕作者發過幾部優秀中短篇,出版社就急不可耐地推出了新長篇。而且,出版與動漫、游戲等產業鏈尚缺乏聯動效應,動漫、游戲行業對于有價值的出版成果缺乏關注。
    年青一代以全球化視野寫科幻
    無論怎樣,對于年輕科幻作家而言,他們的機遇是老一代作家無法擁有的,其未來值得期許。
    在全球化視野中寫作,已成為新一代科幻作家的共同選擇。今年4月,是顧適最為忙碌的日子,她一邊要作為城市規劃師到處奔波開會,一邊又要完成美國Xprize基金會的科幻創作項目。那些天,她常常要在工作之余寫作到凌晨。6月8日,世界海洋日這一天,Xprize基金會發布了18篇短篇科幻故事,這個系列故事設定在2030年至2050年,作家探討了重建珊瑚礁技術、通過神經植入與海豚交流等。顧適的作品《為了生命的詩和遠方》出現在其中,她通過生動的故事,探討了3D打印技術在海洋勘探領域的應用前景。
    科幻文學賽事的風起云涌也為青年作家的成長助力??蘋米骷一液?年前發表處女作《守門人》獲得千元稿費,從此開啟科幻寫作的長途跋涉。他說自己得益于參加各類科幻寫作比賽,他得過蝌蚪五線譜網站舉辦的光年杯一等獎,賽凡科幻空間舉辦的未來大師獎一等獎,科學與幻想基金會舉辦的晨星獎中篇金獎和長篇晉康特別獎等等?;液寡?,持續寫作的動力除了對科幻的熱愛,稿費和獎金也是重要因素。


 
版權聲明 關于本站 豁免條款 問題反映 下載說明
魯ICP備09011184號 授權使用:山東世紀金榜科教文化股份有限公司
Powered by:世紀金榜 Version 2006(客服電話)400-060-1799 400-070-1799